我们公司负责的主要是《1942》战争场面的一场戏。我制作的镜头的内容大部分是在镜头里加“雪”、“血”、“炸弹”,以及“三维飞机”和擦除。

这个镜头的制作内容是给后景山上加雪,前景人物后方加爆炸后的人血与血块。拿到这个镜头后,首先要对镜头分析,这个镜头摇摆浮动非常大,所以需要非常准确的跟踪,加入的雪和血都在人物后,所以Roto的工作量也非常大。对于人物的遮罩,这里前景后边需要加血的人我用了传统的方法,就是在Nuke里用Roto节点,得到人物通道。而对于后景需要加雪的前景人物,人物动作浮动大,镜头浮动也大,由于要在较短的制作时间里制作出来,所以我采用遮罩运用的方法把跟踪好的雪先在Nuke里加在镜头中,这时人物身上肯定是压着雪的,然后输出,导入Silhouette 软件里运用Paint的功能把人物身上的雪擦掉,这样会比传统Roto节省大量时间。

得到人物通道后,这时就要对加入的“三维血”和MatterPainting出的“雪”进行合成,MatterPainting出的雪要与实拍的雪进行比对调色达到与实拍的雪一致。前景由于是人物后背炸出的血,所以血在人物身后还要与爆炸物融合好,合成的血高光明度与颜色都要与镜头里其它物进行对比。最后要把加入的“雪”和“血”加上噪点,保证噪点的红绿蓝通道都与原镜头的噪点一致。

《西游记》对我们这一代人的影响是直达根本的,它是我看到的第一个特效片,当时怎么也搞不明白,为什么在短短半秒之内,孙悟空能从屏幕的左上角闪移到右下角?牛魔王决斗时变成的那只大牛是人扮的吗?听大人说这些都是一个叫“电脑”的东西做出来的,那时就梦想自己长大后也要有这么一台“电脑”。

后来国外的《侏罗纪公园》、《指环王》、《哈利波特》、《阿凡达》等等,一部一部冲刺着大家的眼球,它能在短短的时间里把我们带进另一个奇幻的世界,它给了人最美的幻想。那么科幻片为什么有这么迷人的魅力呢?因为它的画面是真实与梦幻并存的。若想把这个前提做好,就必须做好特效与合成的工作。

高考报志愿时我听从了家长的意愿选择了一个并非自己喜欢的专业,但我却对电影有着浓厚的热爱。大学时课余时间非常多,我凭着这份爱好参加相关社团并去听了不少讲座,自己也从网上和图书馆里学习了不少相关知识,随着自己的不断学习进而确定了自己的明确方向,就是特效合成。就在那时,我在网上看见了火星时代,听了老师介绍的特效与合成专业班与我想学的专业知识吻合,于是我来到了火星。

之所以说我幸运的选择了火星,是因为火星真正教会了我很多。没来火星之前,我的CG是零基础,火星的老师从最基础的课程教到高级合成,其中还包括流程上需要运用的技术,学到的知识对于我现在的工作有着实打实的作用。火星带领我走上电影行业的道路,是我打开这扇门的金钥匙。

我来到龙象太和已有半年,经历过的项目大大小小加起来也有十几个。如《1942》、《曹操》、《富春山居图》、《刺夜》、《大清盐商》、《正阳门下》等。龙象是我踏入社会的第一个公司,我非常幸运,因为这里就像一个由50多个人组建的大家庭一样。带领我们的领导同时也是北京电影学院的教授,在这里你身边的每个同事都有着和你一样对电影的那份热爱,每一件作品都是必须经历"量身设计"与"精心制作"的。制作"不可能的效果"往往成为团队的创作动力,制作"不可能实现的震撼画面"成为我们不懈的追求。非常希望和欢迎有着同样追求的火星学员,来到我们龙象,让我们在荧幕上制作出我们的梦。